广东原副省长刘志庚浮沉

佛山E家 - 佛山信息网 - 顺德信息网  2017/5/9 9:56:18  浏览量:334
 【提要】刘志庚从一个广东梅州市兴宁县的农村娃,辗转步上深圳、清远、东莞市和广东省府的岭南仕途。其间7年的东莞官场既是他呼风唤雨的得意舞台,也埋下了他落马的重要隐患。

      比较他不好自我打分的自谦,眼下的刘志庚站在被告席上极为讽刺,司法审判就是对他最实在的历史评价!他一路青云直步,回溯他的官场往事,不啻为一记警世钟。

       5月3日上午上市公司锦龙股份开市后有关股票跌停,走势惨绿。原来,2日下午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参股的公司东莞证券通知由于锦龙股份涉嫌单位行贿案可能影响自身IPO,证监会近日中止其IPO审查的申请。

       是谁,收了锦龙股份的贿赂?

       2017年2月24日广东省原副省长刘志庚受贿案在广西南宁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开庭,被指控收受锦龙股份董事长杨志茂(东莞首富)等单位和个人行贿近一亿元。

       从而,沉寂已久的刘志庚案审理返回公众的视野。

       距农历新年两天前的2016年2月4日,刘志庚被中纪委公布落马。4月18日他被开除党籍,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刘志庚涉嫌权色交易与受贿等犯罪情形。

       随后的4月25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刘志庚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6年的最后一天12月30日,新华社报道刘志庚涉嫌受贿案经最高检指定,由广西南宁铁路运输检察分院向南宁铁路中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刘志庚利用其担任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政府区长、中共深圳市龙岗区委书记、东莞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东莞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广东锦龙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志茂、东莞市华瑞房地产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曾小华、新亚洲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张峻、深圳市慧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枫等单位和个人在股权收购、土地置换、银行贷款等事项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家人等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817.015069万元。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目前,刘志庚案还未宣判,等待他的将是牢狱生活。


        2017年2月24日原广东省副省长刘志庚在南宁铁路中院受审,还未宣判。

  刘志庚从广东梅州市兴宁县的农村娃,辗转步上深圳、清远、东莞市和广东省府的岭南仕途。其间7年的东莞官场既是他呼风唤雨的得意舞台,也埋下了他落马的重要隐患。几年前,广东一直热传有关他及其家属潜伏东莞娱乐业等负面传言。

  他一路青云直步,回溯他的官场往事,不啻为一记警世钟。

  从小学教师到广东副省长

          刘志庚,1956年出生,广东省梅州市兴宁县坜陂镇陂宁村人。官方简历显示,1983——1989年在陂宁公社小学任教,1979——1983年上吉林大学。

  兴宁人流传,刘志庚幼年时全家吃野菜度过大跃进饥荒,父亲在他13岁时病故时,留下遗言:你一定要逃出这穷窝!考上大学后,农村娃刘志庚的命运从此巨变。他毕业后走上仕途之路,没有离开过广东省当官。

  为此,他2008告诉《南方都市报》自有一番见解:“应该说,我的人生经历其实是和中国解放思想的过程紧密联系在一起的。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标志着新时期改革开放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帷幕的揭开。而我有幸于1979年考入吉林大学学习,这成为我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他大学毕业入职深圳市至2002年,从市计划局起步停留了10年,随后高升龙岗区近10年做到区委书记职务。刘志庚自述大学毕业时分配进国家计委物资储备局,本可以入职首都工作。2009年出版的《东方光芒———东莞改革开放30年史记》称,刘志庚出于孝顺之故不愿远离老家的母亲,于是放弃分配的机会,南下深圳。

  1993年刘志庚成为龙岗第一任真正的民选区长,这在当时视为“深圳巨大的改革成果”。两年后,刘志庚升任龙岗区委书记。他掌管龙岗区后,龙岗的经济增速明显。以龙岗区2002年国民经济总量为例,当年全区实现国内生产总值252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长16%。

  在龙岗区一干就是10年,刘志庚2002年北上调任清远市市委副书记、市长。

  2004年刘志庚转任东莞市,登上仕途的重要舞台。他开始担任东莞市委副书记,2004年兼市长,2006年成为东莞市市委书记。在东莞市为官7年后,他于2011年11月份提升为广东省副省长。

         2011年12月4日《东莞日报》报道,2日在广东省政府迎送晚宴,广东代省长朱小丹表扬刘志庚“组织领导和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出色”,应对金融危机,在东莞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升级上取得显著成效, “东莞市能有今天的发展成就,志庚同志功不可没”。

  广东梅州市曾经走出一批客家人官员,叶选平、黄华华、万庆良等人皆出身于此,刘志庚乃后起之秀。其中,万庆良以“600帝”官场笑话和情妇秽闻等丑闻贻笑南粤政界。广东人悄然议论,万庆良窝案东窗事发预示着梅州本土官员的仕途日薄西山。

  回望刘志庚的官场人生,东莞市既是他权力鼎盛的舞台,也是他争议纷起的陷阱。



 东莞市地处广深之间,在珠三角地区的城市形象模糊暧昧。

  东莞“三禁”书记功过

  在刘志庚赴任省府的2011年12月2日欢迎晚宴上,一位省领导指出,他在主持东莞市委、市政府工作期间,团结带领全市干部群众,坚决贯彻实施广东省委、省政府“双转移”、“双提升”等战略部署,坚持“四个忍得住”,在广东全省率先推出一系列举措应对金融危机影响。并且制定“1+26”政策体系推进产业结构调整,积极推动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有效破解了东莞传统发展模式下多年来所累积的问题。东莞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升级、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及和谐社会建设取得显著成效,得到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充分肯定。

  相较于当年官方对刘志庚东莞政绩的正面评价,他沦为东莞市民谈资的却是“三禁书记”绰号。

  刘志庚主政东莞7年,至今给当地市民留下“三禁书记”的称号。三禁,即禁摩、禁猪和禁人。任职期间,他先后实施3项行政举措:为改善城市环境而禁止养猪,为打击飞车抢夺改善治安禁摩,为提高人口素养提高房租禁人。

  这3项地方政策,尤其禁摩令由于触及各方利益,在东莞毁誉不一。

  2004年下半年的一天傍晚,潘姓孕妇挺着大肚子背包下班,走在莞太路南城医院北面的路段,突然遭背后急驰的摩托仔抢走包包。太危险,幸好她立刻松手没有被倒地拖行。那时摩托车抢劫在东莞市猖獗,市民心慌。

  为了扭转摩托车飞抢的治安乱局,安定广大市民的人心,2006年9月份市委书记刘志庚开始实行禁摩令。

  但是,禁摩令触及东莞水乡片区一些渔民上岸搭客谋生的利益,于是遭到一部分市民诟病。当年的异议主要说,刘志庚想通过禁摩扭转黄赌毒乱象下的治安紊乱,其实是作秀博眼球、治标不治本。

  即使遭到一部分东莞市民的“三禁书记”负面评价,刘志庚表现坦然:“民间有不同的说法很正常,我们的宗旨是为老百姓做实事、做好事,大部分人拥护我就行了。”他亦解释“禁人”说法不准确, 重点是“提高人口素质”并非简单地限制人口。

  2017年2月10日下午市民刘酣(化名)回忆说“禁摩令随后听取市民的呼声,放开了邮政等行业必须使用摩托车出行”。从长期看,禁摩有利于治理东莞市混乱的治安问题。

  刘志庚在东莞任上将“外来工”正名为“新莞人”,为外来工融入当地社会提供一种温和的舆论环境。不久,东莞市成立了全国首个地级市流动人口专职服务管理机构——东莞市新莞人服务管理局,推行积分入户政策成为常态。

  市民刘酣觉得,刘志庚在东莞市最大的政绩是,2006年把深圳华为引进松山湖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为随后而来的东莞市经济模式转型“腾笼换鸟”助推了一把力。

  2008年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东莞市在改革开放30年里GDP第一次负增长。据《东莞日报》报道,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2008年3月25、26日首次东莞行,后来被人们认为是东莞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的发端。很快,广东官场传出汪洋要求东莞“腾笼换鸟”实施产业转型。

  下来的4月份,刘志庚呼吁“我们都应该认识到东莞现在很危险,产业结构不调整我们东莞经济很快就完了”,他预计4-5年后东莞的产业结构才能呈现全新面貌。从此,刘志庚将东莞产业结构的调整和转型升级当做在东莞工作重点。他后来在东莞市产业结构调整大会上“算账”:一些低技术含量、高污染的企业一年缴费20多亿元,但东莞治污就拿100多亿元,起码要用五六年缴费才能弥补。并认为东莞的外向型、加工贸易型和劳动密集型的外向型经济模式不是长久之计,东莞经济转型必须“壮士断臂、刮骨疗毒”。就此,刘志庚提出了给企业员工加薪有助东莞产业升级、调结构与保增长同等重要、金融危机过程是产业升级机遇等个人观点。官方数据显示,2010年东莞推动2800多家来料加工企业成功转型,2010年内源型经济占生产总值的62%,主营业务超百亿企业由民营企业率先实现零的突破。

  历经“腾笼换鸟”产业结构调整后,到2010年东莞市的产业结构有了一些明显的变化。高新技术产业产值2579亿元,占工业增加值的27%;聚集各类科技创新型企业超过3000家,其中国家高新技术企业246家;专利申请量、授权量跃居全省第二位。

  那一年,东莞市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350元,比2006年增长43.6%;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0486元,比2006增长43.1%。两者四年年均增长,各是9.5%和9.4%。

  广东省委那时期寄厚望予东莞市产业结构转型,希望东莞能“做广东的‘雄鹰’,再次领跑30年”。《南方日报》当年报道说,东莞的转型升级已不仅仅是东莞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为广东为全国探路。

  但是,刘志庚调离东莞市,当地不少的市民吐槽东莞腾清了笼却没换新鸟,GDP并没有好转的明显起色。

  他在公开场合表示,为没有将东莞产业完全升级感到遗憾。2011年4月28日刘志庚市委书记与微博博友们交流,称“令我感觉比较遗憾的事是产业结构调整还没完成,我们还应该下更大工夫做好产业结构的调整和转型升级。”在次年2012年广东两会上,刘志庚副省长参加东莞代表团分组讨论时称,东莞产业结构调整已初见成效,但东莞产业结构实现真正调整,实现真正优化,最少要10年。

  心绪复杂为东莞正名

  刘志庚很有媒介推广意识,主政东莞时与媒体的相处荣融洽。东莞一些媒体人感到,他较为善待媒体,喜欢召集网友座谈。

  2011年11月8日在东莞市庆祝第十二个记者节暨第四届东莞新闻奖颁奖典礼现场,刘志庚发言:“谁关爱媒体、善待媒体、支持媒体,我就表扬、鼓励、奖励谁;谁对不起媒体,我就对不起谁……”他力推,东莞市成为广东省首个设立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城市。

  2017年2月10日一名东莞资深传媒人说:“刘志庚主政东莞市,通常早上会评点东莞市内外报纸对本市的报道,就媒体反映的问题及时要有关部门处理。”他有时会致电本地报社询问新闻热线的报道情况,关心跑突发的记者。

  刘志庚不仅擅长于公关当地媒体,更为东莞市摆脱暧昧的城市形象正名,早年扫黄后却冒出怪论“扫黄有度”,后期又竭力向全国推广新的城市外宣片。其间,折射出他对东莞娱乐业的复杂情绪。

  从1990年代后期开始流传颇广的段子“十万小姐赴岭南,百万嫖客下东莞”,蜕变成为富裕东莞的另一民间形象。东莞被人称为“性都”、“血汗工厂”与“东方斯巴达”等城市符号,这些怪异的名号让市民很委屈。

  东莞市的娱乐业,在刘志庚当政期间发展迅猛。

  为了摘掉东莞市的“黄帽子”,刘志庚刮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扫黄风暴……在2009年11月初召开的东莞市社会治安重点整治会议上,他强调由于东莞涉拐、涉黄问题较为突出,中央综治委、公安部拟将东莞市列为挂牌整治的治安重点地区,于是要求公安机关“拿出最硬的措施、执行最严的标准”,重点整治涉拐、涉黄、涉赌问题。他表示,对于包庇涉黄涉赌违法犯罪,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公务员,查处一个严惩一个。

  于是,刘志庚主政东莞时最猛烈的扫黄行动展开。东莞警方于2009年11月9日晚——2010年8月扫黄清查行动抓获了上千名的娱乐行业人员,关停数百家发廊,查处数十家桑拿中心和高级酒店。




2009年12月7日《南都周刊》杂志,以“东莞治黄”专题曝光了黄色产业链。(《南都周刊》)

  其实,东莞的暧昧服务经过数年蓬勃地发展,已经壮大成一套流程性极强的“莞式标准”——坊间称之为“ISO”。在它的背后,是一整条庞大而复杂的情色产业链,从短信制播、化妆品市场到酒店业、按摩服务业……为此,2009年12月7日《南都周刊》杂志以“东莞治黄”专题曝光了当地的黄色产业链,试图去还原东莞市多年形成的情色生态,并揭示支撑其生存的情色产业。

  2009年底东莞扫黄不久,刘志庚随即开始批评市公安局“运动式”整治,“扫黄后的东莞经济雪上加霜”。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刘志庚指出,“扫黄”工作要高调抓,决不能给外界以“黄色地带”的印象。同时,扫黄不能矫枉过正,各镇要把握好度。

  他前后矛盾的扫黄指示,令市民大跌眼镜,观察他的眼神颇为芜杂,而且外界对东莞的暧昧形象更加迷糊。

  刘志庚在2009年下半年向市公安局发出“扫黄有度”的怪论后,又另辟蹊径拍摄有关新城市形象的东莞宣传片,向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和北京、广州市等一线城市连番推广。他还接受新浪微博采访,意欲为东莞市的想象正名。然而,推广几年,效果不佳。

  刘志庚紧接着在2010年8月公开讲到,东莞市财政在未来五年每一年将安排10亿元用于文化名城建设,“如果不够,还可以再加”。

  东莞市一直苦恼于复杂的城市形象,即使在刘志庚离开后,仍然想方设法为自己正名。2013年2月4日至24日,东莞制作了一条时长15秒,包含可园、篮球赛事、知名企业家等“东莞元素”的城市形象宣传短片,继续正名。从2013年2月4日——24日,东莞广告短片在广州南站、长沙南站和武汉站3个武广高铁站场和北京西站候车厅及出入口的近30块大型彩色LED屏上滚动播放,每天播出90次。2月14日至27日,广告短片又在北京、广州的50个影院379个影厅大银幕上播出。

  2013年3月东莞市市长袁宝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东莞曾经有一些黄赌毒现象,但政府从来没有认为要依靠这些来发展城市。东莞就是一个厚德、务实、包容、开放的城市,宣传片选择了有代表性的合资和本土企业家作为主角,目的就是让社会更加了解东莞。

  亲属违法频遭举报

  东莞市的民间形象,以前变形为暧昧的两字符号。莞式娱乐业服务“ISO”,暗地里一度风靡。

  关于东莞娱乐业的畸形发展,一名东莞酒店业界资深人员2017年2月8日剖析说,“当地色情业,起源于特殊的三来一补经济模式。”自1980年代初,一些港商与台商离开老婆和孩子长年到东莞投资开厂,而那时海峡两岸无三通,于是夜总会、KTV和桑拿浴场等娱乐业兴起满足投资商的生理发泄。随后出于招徕各地商客的需要,各种星级酒店云集东莞,1995年娱乐业初成气候。2000年后,东莞娱乐业夜夜笙歌、声色糜烂。那时,外来的官员和商贾,以及本地的工厂老板、企业高管,公司职员与打工仔,每个阶层都能找到相对应的地下性工作者。

  2004年刘志庚调任东莞市以来,东莞的娱乐业发展迅猛,而“世界工厂”的光环褪色。据《东方早报》报道,东莞色情业在最顶峰时地下色情业和其直接、间接的关联产业,2010年产生接近400亿元的经济效益,而整个东莞在2009年的GDP为3700多亿元。与之对应的是,从2008年起东莞市接连出现几波玩具厂、制鞋厂等制造业关门潮,引得国内媒体连番累牍报道。

  其实,刘志庚主政东莞,对他的各种举报一直如影随形。

  自称东莞新世纪佰金翰娱乐服务有限公司法人的谷成业2016年2月13日上网实名举报,自己公司由于各种原因改名为贵族王朝,被刘志庚家族的亲属霸占经营。2011年他和王福兰(女儿被骗在贵族王朝夜总会吸毒致死)曾向中纪委、中组部、公安部和时任国家政法委书记等中央部门及领导反映刘志庚家族在东莞等地的营商黑幕。内幕包括,刘的老婆郑怀珍操控东莞娱乐场所消防许可证、妹妹刘小苑和妹夫吴军拥广东亿兆恒基集团、胞兄刘耕倾力打造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实业集团、堂弟刘永新进军文化产业、外甥女婿王旺宏经营东莞贵族王朝夜总会等。

  他列举了刘志庚多条罪状,囊括:掩盖亲属王旺宏组织聚众吸毒死人的违法犯罪事实;与梁某斌、李某维、刘某超进行官商勾结违法开发房地产;干预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经营等。

  谷成业曾经向刘志庚写信反映过王旺宏的问题,但刘无回复。

  在刘志庚落马不久,谷成业在西安召开新闻发布会,继续指称王旺宏在东莞经营夜总会“欺行霸市”,甚至指控刘志庚是东莞黄毒赌泛滥的“罪魁祸手”。

  他声称,王旺宏退出经营贵族王朝后,在深圳注册成立了广东星巢娱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人民币5000万元,主营文化交流活动策划和演出设备租赁。

  就谷成业的举报情况,王旺宏经努力联络未能受访。

  在中纪委2016年4月份通报的刘志庚诸多问题中,有一条是“纵容、默许亲属利用其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私利,搞权色交易,挥霍浪费公共财产”。

  刘志庚提议修建的东莞市网球中心位于市区黄金地段,邻靠东莞中信亿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中信亿兆地产)开发的黄旗山下纯独栋别墅社区中信御园。2009年中信亿兆地产由中信华南(集团)东莞有限公司、东莞市亿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亿兆地产)、东莞市龙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中信御园项目地块本来是联华国际控股集团开发的纯别墅盘“檀宫”项目地块,但在2009年8月该地块变成中信亿兆地产开发的“中信御园”项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亿兆地产的大股东为广东亿兆恒基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亿兆恒基),小股东为亿兆恒基股东刘小苑。亿兆恒基是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兼营酒店、环保以及资本投资的综合性集团公司。

  刘小苑拥有一连串闪耀的社会荣誉与称号,得过“广东省优秀女企业家”、“广东省三八红旗手”等称号,是东莞市人大代表等荣誉职务。刘志庚倒台后,多家媒体曝光刘小苑是他的妹妹。2017年2月8日东莞市两名知情人透露,刘小苑已经逃美。

  刘志庚升任广东省副省长后开建的东莞市网球中心,超1.1亿元投资额、9.4万平方米工程总用地面积,被东莞房地产界非议为中信御园量身定制。

  东莞市至今流传,刘志庚同父异母的哥哥刘耕打着他的旗号猖獗牟利。据《廉政瞭望》报道,刘志庚调任东莞市委书记后,刘耕先借刘志庚的名义成立东莞某实业投资公司,而后又经营一家KTV娱乐会所,会所内黄赌毒弥漫。这家会所的影响太坏,但是镇和市两级公安局局长都不敢关停。直到刘志庚亲自检查,才封掉这家KTV。刘志庚告诫兄长“要适可而止”,刘耕却反唇相讥:“先管管你自己和你老婆吧。”更露骨、夸张的是,刘耕嫁女时曾到东莞市政府大楼广派无名字的请帖,意味着“人可以不来,但礼金照收”,刘志庚得知后予以制止。

  2014年2月9日中央电视台第二次曝光东莞娱乐业,全国观众大开眼界。从11月初开始,东莞终于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肃黄狂飙。

  按照南粤官场传开的说法,正是这一次“扫黄”揭开了中央调查刘志庚的帷幕。

  当年2月14日,广东省委决定免去东莞市公安局局长严小康等8人职务,责令虎门、厚街、黄江和凤岗镇等4镇一把手在全市公开道歉,两名派出所长因对报警处置不力被撤职。2012年2月,东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严小康在媒体见面会上表示:“东莞治安混乱,黄赌毒泛滥是对东莞的误解。”

  央视曝光的中堂镇康益沐足阁案的判决书显示,该娱乐场所的老板和当地派出所、镇公安分局的领导之间有着不菲的权钱交易。

  全国人大代表、东莞太子酒店老板梁耀辉,人称“太子辉”,刘志庚私下喊“哥”。

  人称“太子辉”、全国人大代表的东莞太子酒店老板梁耀辉,迅速被抓。澎湃新闻2016年2月份报道,刘志庚在东莞时不敢得罪太子辉,私下喊对方“哥”。之后,刘伯权等多名娱乐业大佬接连被抓判刑。

  很快,针对刘志庚及其亲属涉足黄色产业和违法经商等举报密集,传遍全城。市民里暗地预言,刘志庚将要被查。

  时隔两年之后,中纪委官网2016年2月4日通报刘志庚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刘志庚落马消息一公开,财新网2016年2月5日跟进消息。早在2013年底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广东后,就收到诸多关于刘志庚在东莞任上涉嫌违纪违法的举报材料,他被指是东莞色情产业“保护伞”。2014年2月东莞掀起举国瞩目的“扫黄”运动,即与有关部门从外围着手调查刘志庚在东莞的违纪违法行为有关。

  关于刘志庚是东莞色情业保护伞的说法,市民李成(化名)2017年2月11日不以为然。“东莞娱乐业在刘志庚2004年调任东莞时已经如火如荼,他够不上当保护伞。不过,他的老婆掌控娱乐夜场消防许可证,和亲属开办娱乐场,严重拖累了刘志庚。”他吐露,当年在东莞娱乐业,有比刘志庚亲属更猖狂的势力!

  2017年2月7日——12日,因为“大刘(刘志庚)在东莞还有剩余的势力,眼线仍多”,一些东莞市政界、商界和娱乐业一些知情人士都婉拒透露刘的家属们经营娱乐夜场的详实细节,皆鄙夷刘的亲属们以往在东莞市似蝗虫粗暴敛财:“吃相太难看”!

  2017年2月10日下午东莞市一官场人士透露,“央视第二次扫黄后,东莞市为了刹住狂乱的娱乐业,决定哪个地方冒出色情服务,就对当地的派出所和公安分局领导实行连坐追责”。果然,东莞市的娱乐业一落千丈,小姐们风流云散。

  2月下旬夜色笼罩的东莞市区冷冷清清,当年夜夜笙歌的娱乐夜场之迷乱光影不再来。

  发难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

  刘志庚被查之前已有多位东莞老下属也纷纷落马,至少包括梁国英、欧林高等东莞市委副秘书长和两位副市长等官员。此外,锦锦龙股份董事长杨志茂、富德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峻和中信银行东莞分行副行长曲震等商界人士牵涉刘志庚案被调查。


2016年2月份,生命人寿董事长张峻卷入刘志庚案被协助调查。

  2016年1月杨志茂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引起了刘志庚的警觉,妻儿由他安排出国时被边控。于是,中央纪检部门立刻在春节前3天对刘志庚提前采取措施。2月份被协助调查还有富德保险与生命人寿的控制人张峻,8月底回到住所。

  东莞市除了跟着刘志庚倒霉被查的官员与商人,也有庆祝他落马而扬眉吐气的市民。



2016年2月5日,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放鞭炮庆贺刘志庚倒台。

  刘志庚倒台的次日2016年2月5日,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简称观音山公园)门口大放鞭炮,挂上横幅庆贺:“坚决拥护党中央为民除害,东莞人民欢心鼓舞。”

  此一插曲的背后,是观音山公园和刘志庚之间长达十年的怨仇史。2017年2月7日下午观音山公园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淦波,吐露了内幕详情。

  黄淦波以为,观音山公园遭到刘志庚等多方面势力瞄上,是因为观音山大面积土地如果开发成房地产将获利巨大。

  观音山公园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是国内第一座国家级的民营森林公园。总面积18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99%以上,是集生态观光、娱乐健身和宗教文化为一体的国家级旅游景区,被誉为“南天圣地、百粤秘境”。

  按国家林业局2007年批准的观音山公园总体发展规划显示,观音山公园内会展中心的周围1500亩区域可建设旅游附属设施,公园外的西侧有一处20多万平方米果园。假如这两块地变更开发房地产项目,获利近200亿元。

  实际上,早在2012年,一名自称“已经参加工作40年的东莞市民”就在网上举报,刘志庚曾干预观音山公园的建设和运营。

  1999年11月30日,黄淦波和石新村民委员会签订《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联合开发合同书》,承包经营观音山公园50年。合同到期后,石新村民委员会占49%股份,黄淦波占51%股份,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继续经营。

  黄淦波讲,刘志庚曾指示樟木头镇政府樟木头镇政府2006年6月8日下发文件,以“民营企业不能投资旅游产业”为由收购观音山公园。他声称,“时任镇政府常务副镇长罗伟伦口头通知以3000万元收购观音山,并非给现金,而是给一间约1万平方米的旧厂房。其实际价值不超过1500万元,而观音山公园此时的投资招商已过亿元。”于是,观音山公园方面拒绝樟木头镇政府第一次强行收购。

  随后,观音山公园持续不断向国家林业局、广东省林业厅等有关部门反映樟木头镇政府收购的情况。在全国政协、国家林业局等部门和领导的关注下,东莞市政府于2007年4月在《关于观音山森林公园门票收取等有关问题的答复函》(东府办复〔2007〕264号)文中明确表示:改变观音山森林公园的权属、经营权等变更问题,镇政府应与石新社区、承包经营方协商解决。

  2008年9月,发生樟木头镇政府第二次收购观音山公园风波。黄淦波表示,樟木头镇政府多次开会强调要强行收回观音山公园。2009年3月16日,镇委书记李满堂对黄淦波直说,根据市委、市政府的意见,镇里打算收购观音山公园,作价1亿元。李满堂遭到拒绝后,4月16日下午4时致电黄淦波传达刘志庚收购观音山公园的直接指令。黄淦波说那时观音山公园已经投资了6亿元,再次拒绝李满堂。

  就樟木头镇政府先后两次传达刘志庚的指令收购观音山公园事宜,罗伟伦于2017年2月10下午接受求证时迅速否认身份。升任为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满堂一听到求证,连忙否认此事。

  黄淦波表示,刘志庚肆意干预观音山公园运营十年,除了强行收购还暗中谋划中石油管道改道穿越观音山公园等其它风波,造成的损失惨重。

  黄淦波进一步说,刘志庚见强行收购观音山公园不成,另施一计,怂恿石新居委会(今石新社区)起诉观音山公园承包合同无效。

  2010年1月28日,樟木头镇石新居委会向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起诉观音山森林公园。同年,观音山公园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反诉石新社区。2010年5月28日广东高院将两岸合并受理,于2012年11月依法判决石新居委会败诉,认定双方于1999年签订的合同真实合法有效。

  败诉后的石新居委会不服,于2013年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3月30日最终做出终审判决,驳回石新社区居民委员会的上诉,维持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

  至此,纠缠观音山公园多年的经营权问题终于尘埃落定。

  黄淦波还披露,法号“印弘”的假和尚纠集一干团伙霸占观音山公园观音寺,此团伙后来依法遭到法律制裁。

  中纪委2016年2月4日通报,“刘志庚长期搞迷信活动。”尽管官方对此披露的信息不多,但有举报信给以印证。举报信称,2004年印弘“和尚”巴结上刘志庚,后者相信印弘能够调整风水改变命运,于是拜印弘为师。东莞不少市民知道,刘志庚供养“巫士智囊团”,帮助他升官发财。

  黄淦波2017年2月7日傍晚叹气,即使刘志庚被抓后,他在东莞市形形色色的有关人员直到2016年12月份仍然刁难观音山公园的正常建设。


  2017年2月7日下午,观音山公园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淦波认为,观音山公园遭到刘志庚等多方面势力瞄上,是因为观音山大面积土地如果开发成房地产将获利巨大。
  不管刘志庚的仕途沉浮如何,东莞主政则是他不可分割的重要历程,关系着他的一生荣辱。他上任广东省副省长时,道别:“在东莞这么多年,最想感谢的就是新老东莞人、新闻媒体人以及社会各界。有一条座右铭曾支撑了我的工作和信念,即‘凭本事吃饭、凭良心说话、凭骨气做人’。当领导后,就一条‘实实在在做事,不要辜负老百姓的期望’。”
  关于政绩评价,刘志庚一度自称不习惯自我打分。他曾经向驻东莞市的一家广东省媒体说过,“我个人的表现好坏,最好留给群众、留给后人、留给历史去评判。”
  对比他的表面自谦,眼下的刘志庚站在被告席上极为讽刺,司法审判就是对他最实在的历史评价!
 
 
原文:http://www.jianshu.com/p/4a409527e12e

加载中........